可惜了,黄奕

文章转自:吐槽电影院

《演员请就位 2》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看郭敬明和其他人吵架。在上一期节目里,即使把 S 解释出花儿来,明眼人都知道,郭敬明是上这里选美来了。每位导演仅有的两张宝贵的 S 卡,郭敬明一口气给了两位男团偶像—— UNINE 的何昶希和时代少年团的丁程鑫。

special 还拼错了尤其当表演被李成儒评价为 " 一块死肉 " 的何昶希拿到 S 卡,气得张大大在后台掐人中,陈凯歌直接飚英语:This is such a big surprise诡辩小四,自有人收。上期为广大观众出了一口气的,是久未露面的黄奕。当自己的表演被郭敬明评价 " 不 OK" 的时候,黄奕教科书式的不屑,仿佛在说:你说的什么东西?你在教我演戏?放在其他评委那里,黄奕这幅表情,会显得有点不尊重人。但放在无视规则的郭敬明这里,就很解气。尽管处在人生低谷,黄奕明显还是有股傲气的。不仅体现在她的表情上,还体现在她的选段上。胡杏儿的《亲爱的》有方言挑战和情感爆发戏,辣目洋子演的是安藤樱在《小偷家族》里教科书级别的哭戏。两者都是很能凸显演技的知名片段。但黄奕选了陈凯歌的《风月》——一场倚重氛围、稍显平淡的内心戏,在陈凯歌的作品里也算不上很有知名度。敢用这种戏份作为复出头炮,其实需要一定的自信。看到黄奕出场时那张因整容而僵硬的脸,本来让我替她直捏把汗。但她在《风月》里的表现,还是功底犹在的。没有任何大幅度的表情和动作,全靠眼角眉梢流露情绪。内敛克制的表演中,又能看见恨、爱、失望、哀绝的不同层次。陈凯歌评价她演出了 " 天真与孤独,刚强与决绝 "。她在表演上的 " 神闲气定 ",反而契合了《风月》里蕴含的一层女权用意。看到黄奕还能用眼神演戏,说明她武功未废。在舞台上,她说了一句很让人动容的话:之前那些危险的路,我都亲自走完了,从今天起我想走在阳光下,让你们看到。虽然机遇不一定还在等着她。但没有什么,比看到一位有故事又有天赋的女演员重拾表演欲,更让人欣慰的事了。早年的黄奕,是娇憨型女演员的代表。所谓娇憨,是两种气质的冲撞与融合。它既有聪明灵动的一面,又有虎里虎气的稚拙。甜而不腻,可爱但不做作。这样的女演员塑造的角色,往往男女通杀。像是扬州女侠李玉湖。仙女庙里初遇杜冰雁,李玉湖像个痴汉。瞪着杏眼,张着小嘴,毫不掩饰为美人所倾倒,却不知自己的美也惊艳了别人。美而不自知,是娇憨得以成立的基础。不去时刻关注自己是否 " 美 ",行为举止才会松弛自然。在自然的状态中,她散发 " 美 ",并交由观众去发现。这样的 " 美 ", 文旅不刻意, 扑面而来。杜冰雁知书达理,李玉湖也有自己的冰雪聪明。齐府那些文化礼教的难关,她总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化解。不会引经据典,但熟知民谣俚语。源自市井的生动活泼劲儿,哄得齐家上下笑语盈盈。机灵、活泛,同时充满喜感。这些,都是娇憨型角色讨喜的关键。李玉湖的出彩,给二代小燕子提供了可能。因为两者的内在气质是共通的。虽然《还珠格格 3》因为更换主演、剧情大变,成为毁经典的初代记忆。但回过头看,黄奕的小燕子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灵动之美。论形象契合度。她的身形和长相,比赵薇更看得出小燕子的机敏和灵巧之感。论表演能力。武(戏)能欢乐喜剧人,文(戏)能情感入人心。只是第三部的狗血三角恋,将小燕子包裹在嫉妒和情伤里,全然失去了赵薇版的自由和生命力。也就失去了这个角色最关键的神采。如果琼瑶没有写崩剧本,当年,也很难有谁比黄奕更适合接赵薇的班了。此次重出江湖的黄奕,作为演员被重复提及的角色仍旧是李玉湖和小燕子。一个是她灵气的巅峰,一个则是她大好星途的证明。今昔对比之下,人们除了感慨她 "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其实更觉可惜的是:国产剧已经越来越少见像她早期那样,让人一见倾心的娇憨灵动型女演员了。想得到的,都是当年。比如朱茵的黄蓉。在众多版本中,朱茵的黄蓉成为了很多人的白月光。不仅是因为无可挑剔的颜值,还在于演出了极致的" 娇嗔 " 感。不管是捉弄人、教训人,还是和靖哥哥闹别扭。表面上看着盛气凌人,实际上天真烂漫、惹人爱怜。其实朱茵演起黄蓉,动作幅度是很大的——喜欢揪辫子,习惯性嘟嘴,说话摇头晃脑。但跟现在很多女爱豆的失控演技不同,朱茵可以把这些表情和动作,化作未经教化的元气与鲜活。就连试探穆念慈、确认主权这种事,都能让人看得惊呼可爱。虽然少了一点身为 " 东邪之女 " 的邪性,但胜在玲珑剔透、元气淋漓的少女感。还有李绮红的郭襄。"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网上有人将郭襄见杨过摘面具的名场面,进行不同版本的对比。杨幂下意识地张嘴、捂口,整的像偶像见面现场。其他版本,也多是张口做惊呆状后,忙不迭讲出惊叹杨过美貌的台词。落俗不说,还轻浮。唯独李绮红,痴痴地盯着古天乐,眼睛里像是有星星。被眼前的心上人问 " 怎么了 ",她垂目、扭头、转身,欲语还休。少女娇羞,让观众都一起变粉红色心情。娇憨甜妹让人为之融化,出水芙蓉般的气质和演技抓人眼球之外,关键还在于她们眼睛里有内容。演员保留了少女心性,角色可以让她们相信。演员和角色互相成就,喜怒哀乐才能感染人心。尤其当她情意绵绵时,眼神变成大杀器,引你一起沉溺。当下受市场欢迎的女演员,美的很多,灵的却很少。像王楚然这样,五官清研,长得一副大青衣脸。即使没有作品傍身,已经是制作人们非常看好的 A 类演员。毕竟在偶像剧里,长得美,能够美美地流泪,便已堪用。演出了打架被告家长后向爸妈辩解的感觉对她和男团偶像陈宥维共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李成儒送上八字点评—— " 味同嚼蜡、味如鸡肋 "。并戳穿王楚然的流泪,只是借助物理刺激,不动心、不动情。尔冬升也不客气地点评她:上镜漂漂亮亮的,最糟糕是没有性格。当年作为新人的袁咏仪、舒淇,之所以能吸引他的目光,主要在于她们骨子里的灵动和聪明劲。内在的个性,才是让外在持续散发魅力的关键。如果以前的女演员像水,那么现在的女演员就像蜡。在如今仙侠古偶大行其道的国剧市场,观众已经承受了太多味同嚼蜡的表演。只有回到娇憨正道的赵露思,总算把甜宠偶像剧演出了一点新意。她的喜感和少女感,把传统傻白甜升级到了更有感染力的沙雕美人。而神经大条、反套路的角色做派,在暧昧氛围下,又能制造充满惊喜的怦然心动。虽然跟前辈们的灵动相比,赵露思每个角色身上的喜剧感,有点为了讨喜而存在的刻意。但在现在的小花里,能把甜剧演得甜而不腻的她,仍然是稀缺品种。偶像演员,归根到底贩卖的是性吸引力。以前我们的剧还懂得用角色的人物魅力,来传递这层性吸引力。比如金庸剧里能走出很多灵动的女演员,前提是金庸肯在女性角色身上花笔墨、用巧思。但如今,偶像剧被精简到只剩 " 性 "。画面必用柔焦、磨皮、滤镜,但求偶像美貌不崩。特写怼脸狂拍,拍到观众对那些毫无内容的五官审美疲劳。壁咚、强吻、摸头杀,撩妹的霸总招数层出不穷。花式撒糖的背后,却越来越无法让人感受到少女心。越过令人信服的角色塑造,如今的主创们直接向观众索取反应。当我们怀念早期的黄奕,难忘娇憨灵动的白月光,追捧甜剧一姐赵露思。本质上,都是在渴望自然流露的美和情感。而自然,从前影视表演的及格线,现在已经成为了天大的难题。,